亚搏APP直播 · 2022年4月1日

连续两年净利润负增长、批发和零售业等不良率走高 广州农商行业绩缘何滑坡

连续两年净利润负增长、批发和零售业等不良率走高 广州农商行业绩缘何滑坡

2021年,广州农商行交出了一份不太“好看”的成绩单。3月31日晚间,广州农商行在港交所披露了2021年业绩经营数据,2021年全年,该行依旧增收不增利,实现营业收入234.8亿元,同比增长10.7%,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1.75亿元,同比下降37.51%。大幅计提资产减值损失、提升风险防控水平被广州农商行视为业绩骤降的主要原因。而在复杂的外部环境等多因素的扰动下,广州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也出现走高,承压风险加大。

归母净利下滑超37%

广州农商行3月31日晚间发布了2021年度业绩经营数据。截至去年末,广州农商行资产规模达到1.16万亿元,较年初增长13%,2021年全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234.8亿元,同比增长10.7%,实现利息净收入195.59亿元,同比增加19.12亿元,增幅10.83%,利息净收入占营业收入总额的83.30%。

资产总额、营业收入均出现双升,但2021年全年,该行实现净利润37.76亿元,同比下降28.43%;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1.75亿元,同比下降37.51%。广州农商行在年报中指出,主要是由于外部复杂环境和疫情冲击影响,该行计提较大额度资产减值损失以增强抵御风险能力。

对2021年盈利不佳的表现,广州农商行也在此前的业绩预告中提到,出于谨慎性稳健性原则考虑,该行全年计提较大额度的资产减值准备,化解风险资产,预计净利润同比下降25%至30%。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广州农商行的资产减值损失已连续四年上涨。2017-2020年广州农商行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7.88亿元、59.69亿元、70.86亿元、78.93亿元。2021年这一数值再次有所增加,截至2021年末,该行资产减值损失为126.03亿元,其中,计提信用减值损失125.40亿元。

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从业绩经营表现来看,广州农商行去年盈利情况依然不佳,继2020年净利润同比下降33.3%后,再次出现下滑,且收入增长率远不及利润下降水平,资产回报率下降较快。

不良率走高、风控存隐忧

广州农商行由广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改制而来,2009年12月11日经原银监会批准后正式开业。2017年6月20日,广州农商行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正式挂牌上市,成为广州第一家上市的银行机构,也是广东第一家上市的地方性银行机构。

除了盈利能力背负下行压力外,广州农商行的资产质量也面临一定挑战。广州农商行在年报中称,在复杂严峻的外部环境下,叠加疫情等因素影响,该行持续加大风险化解及不良处置力度,截至2021年末,广州农商行不良贷款率1.83%,较上年末上升0.02个百分点。

而从行业分布来看,广州农商行的批发和零售业、卫生和社会工作的不良贷款率增长显著。截至2021年末,上述两项行业的不良率分别为7.35 %、7.02%,较年初的2.22%、0.15%分别上升5.13、6.87个百分点。此外,受国际政治和经贸环境变化等多重因素叠加影响,广州农商行部分客户流动资金紧张,暂时出现逾期欠息。截至2021年末,该行逾期贷款317.49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92.06亿元;逾期贷款占比4.83%,较上年末增加2.63个百分点。

近日,广州市委第三巡察组向广州农商银行党委反馈巡察“回头看”情况,广州农商行存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不够有力,统筹发展和安全不够到位,以案促改工作成效不明显,层层传导压力不够,内控机制存在缺失,信贷等重点领域和关键岗位廉洁风险较为突出等多项问题。

廉洁风险较为突出也反映在广州农商行的高管“震荡”当中,近年来,该行多位高管被查。2019年7月,该行原董事长王继康辞去广州农商行董事长职务,一个月后王继康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20年7月,该行原副行长、首席风险官彭志军涉嫌受贿罪被逮捕。

对于广州农商行后市表现,廖鹤凯进一步指出,随着疫情缓解和经济大环境的逐步回暖,预计未来三年广州农商行的经营状况和资产情况预期都会有所改善,此外,该行存在的内控缺失等问题需要通过不断加强自身制度建设、以案促改,同时不断完善法人治理结构。

大手笔增资“补血”

成立之初,广州农商行便被业内誉为农信社重大体制改革的重要典范,在H股上市一年多后,该行便启动了A股上市计划,2019年3月广州农商行向证监会报送申报稿,并获得证监会受理,正式加入A股IPO排队序列,不过就在发审委会议召开前夕,广州农商行却突然撤回了申请材料。

上会前夕自行撤回申报材料,在A股上市银行中较为罕见。对此,广州农商行在2020年12日29日发布的公告中给出了解释,“鉴于战略规划调整,经审慎考虑,并经与本行A股发行申请相关中介机构审慎研究,决定撤回A股发行申请。撤回A股发行申请将不会对本行造成重大不利影响,将根据实际情况择机重启A股发行申请”。

回“A”按下暂停键后广州农商行便开始寻找新的融资路径。2021年12月23日,广东银保监局同意广州地铁集团有限公司向广州农商行入股约7.23亿股,占该行增资扩股后总股本的6.31%,同意广州城市更新集团有限公司向广州农商行增持约3.29亿股,增持后合计持有约6.67亿股,占该行增资扩股后总股本的5.82%。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目前广州农商行注册资本已变更为114.51亿元。

大手笔增资也将广州农商行“补血”能力进一步提升。截至2021年末,广州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为13.09%,较上年末上升0.53个百分点;资本净额968.83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44.13亿元,增幅17.48%,广州农商行提到,“主要是我行通过定向增发成功补充资本所致”。

未来广州农商行如何在将资产规模持续做大的前提下,提升精耕细作能力有待观察。资深银行业分析人士王剑辉指出,虽然增资为广州农商行资本补充带来了一定程度上的提升,但上市暂时失利也可能影响其银行间市场的信用水平,提升其融资成本。对广州农商行来说,应在加大自身风险防控的前提下择机重启A股上市计划。在市场拓展方面挖掘更多小微企业自主创业等客户资源,这样既能起到服务实体经济作用,又能探索新的市场。

正如廖鹤凯所言,“在业绩回暖合规建设达到监管要求后,广州农商行势必会重启A股上市计划,但估值能否达到预期就要看其主业经营指标能否在持续增长的轨道上走下去”。针对如何提升业绩经营水平、何时重启A股上市计划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广州农商行进行采访,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北京商报记者 宋亦桐